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地震过去已经一个多月。亡者之灵在上,生者之痛在下,好多伤心与绝望的话说出口也变成了毫无用处的絮絮叨叨,心理常常跌落入看不见的深渊,不如用有理有据的分析来面对。地震后,绵阳市发生了些什么?本文所写到的情况都是有自认为可信的依据的。

新闻——绵阳市市委书记:后悔当初死亡人数报少了。

记者:绵阳市将以何种思路展开长期的灾后重建?

谭:我现在最怕的是老百姓产生依赖思想,躺在受灾的温床上比地震更可怕。

对应这句话,让我想到昨晚被告知的绵阳市现状。人抱怨说:地震刚刚发生的时候,堰塞湖情况危急的时候,完全看不见城市里政府的影子,老百姓都很乖的“自救”,自己照顾自己。而现在一切慢慢过去。很多房屋成为危房,绵阳市市政府则派人整天拿着大喇叭强制拆除帐篷。敢问,什么是“温床”?无家可归后帐篷就是“温床”?那么,不让老百姓躺在受灾的温床上,就是要让他们露宿在外衣不蔽体?

记者:对绵阳的发展速度乐观吗?

谭:绵阳的发展速度暂不调整,7-8月份将开始恢复增长,3-5年后的发展形势将更乐观。

绵阳市在灾后召开的第一次会议,并不是谈如何重建,如何安置百姓,而是绵阳会客厅的继续建设。何为绵阳会客厅?乃绵阳市三江大坝周边,由市政府倡导修起来的一坨工程。至于是神马玩意儿,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绵阳市曾经最富有的一个区已经富裕不再了。

记者:我从北川了解到,回去的很多灾民挤在擂鼓镇一块小地方,当地政府反映安置不下。

谭:确实有一些人不理解,他们对我破口大骂,乱骂。

灾后重建缺的不是资金,缺的是主体精神,怕人民群众觉得灾后重建的事情就是国家的事。说个实话,地震又不是哪个人决策失误。要教育人民,灾后重建的主体还是人民。

这么说来,政府在灾后重建除了“教育人民”,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父亲朋友的遗孀,北川人,在地震中失去丈夫和女儿。地震发生后,失去了亲人和稳定的居住条件,只能在情况紧急下拿了一些厚衣服赶往绵阳。等到形势稍微好些,回家去想把财物拿出来,才发现家已经被偷得空空如也。人性之恶我不想谈到,你也可以说才地震那几天救人要紧这方面没有管好。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该做些什么?该怎么教育好人民?

记者:你这段时间哭过吗?

谭:哭过,经常哭。特别是总理那天到九洲体育馆看望孩子,我跟着总理,看到他对孩子的那种深情,我就哭了。

总理就和父亲一样,看到总理仿佛看到了父亲,有了依靠了。

最后来一段轻松一点的。哭过,经常哭,那为啥还被人称为“谭笑笑”?总理刚来的时候你为啥笑得很开心,真的是因为“茄子”呀?

还有些受灾前几天的事情,比如对北川的救援其实不够及时,这在上面那篇文章中可以看出端倪。也比如据说绵阳市市委大厅已经开始装修,也比如救灾帐篷某些用途种种种种。很多人都觉得这次大灾救援很及时,表现出了高度的团结和凝聚力。这点我当然不敢质疑,但是很多时候,这种所谓的凝聚力都不过是一种有意无意的扯淡,它可能会让你“忘记”关注真相。

早在地震刚刚发生不久,某只草就跟我说ta关心的是“地震后的社会问题”,并且一直执着于从历史中寻找答案。我是个历史盲,并且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地震带和余震的科学问题……现在不得不佩服草同学的眼光和洞察力。当地震从人们视野中淡去,那些受灾的人,恐怕会陷入更大的绝望。绝望之后要么变得消极,要么变得极其愤怒。

对于一个不认识的人,你自然很难怀疑他的人品。但作为父母官,作为地方官员,庸人这样层次的人实在不适合这个职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更多的眼光和决策,更不该让某些人仍在其职。算是有点明白有种说法了,领导人该更多让那些历史之类专业出身的人来担当,而不是简历上只有一连串的党校的人。


8 Comments »

  1. hghg said,

    June 21, 2008 at 7:19 pm

    谭:现在资金已经看得见,各种政策开始集中了,中央已经拿出了1000多亿。绵阳是重灾区,我想肯定要占大头。全国还有这么多的捐赠。

    丫捡到大便宜了!!!

  2. putaotang said,

    June 21, 2008 at 7:59 pm

    我看到这句话也是这个想法,然后心里一寒。

  3. 棒棒唐 said,

    June 21, 2008 at 10:27 pm

    前天去九洲体育馆,还有帐篷若干。还有人没有帐篷,睡在体育馆走廊上。可惜我没有带相机。
    董(在CNN7分钟超长录像上有她哭的画面)去她丈夫死亡确认书上签字等一干事要一会儿安昌,一会儿擂鼓,一会儿花荄,要搭班车,又没有钱。所有灾民找政府办事都这样。
    我说政府为什么不开一辆九洲体育馆到擂鼓的免费班车呢?那多有必要啊。其实花不了多少钱的

  4. 烽兄 said,

    June 22, 2008 at 5:51 am

    要从本质上改变这种现状,……(以下省略一万八千四百三十六个字)。

  5. 草草 said,

    June 22, 2008 at 8:57 am

    嗯……会慢慢变好的
    我们总归不能希望一次地震就会把所有苍蝇都灭绝

  6. putaotang said,

    June 22, 2008 at 9:15 am

    谭恐怕不知道有一种叫做NGO的东西,全国那么多的捐赠,全部捐给政府?
    OMG,那简直无法想象。
    BTW,全国苍蝇多,但是苍蝇已经影响到我的切身利益了。
    这个时候觉得民主真是个好东西。

  7. fc.standardandpoors.com said,

    July 28, 2017 at 1:26 am

    I was curious if you ever considered changing the structure of your site?

    Its very well written; I love what youve got to say. But maybe
    you could a little more in the way of content so people could cobnect with iit better.
    Youve got ann awful lot of text for only having 1 or 2 images.
    Maybe you could spacfe it out better?

  8. ζωδια 2016 said,

    October 1, 2017 at 12:11 am

    I am truly thankful to the owner oof this web page
    whho has shared this great paragraph at her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