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东西,止于审美

有一些观众比如我,就是会喜欢略带悲情的狗血故事,如果是发生在“上一个年代”最好了。《纯真年代》这部电影,几乎满足了我对于此类影片所有的要求。
简单来讲,就是newland和ellen这两个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故事。newland是19世纪纽约上流社会的一名律师,may则是他甜美可人,天真又不失端庄的未婚妻。newland一直认为自己是爱may的,直到ellen这个他少年时代梦中情人的出现。彼时的ellen是一枚多少有点惊世骇俗的女人,预备和在欧洲成婚的花花公子伯爵老公离婚。这在当时是很不被允许和接受的,以至于ellen一出现在公众场合,就会受到人的指指点点。newland和ellen之间精神是共通的,都颇具反叛意识,于歌剧于诗歌也有共通的审美。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没能在一起。已经订婚的newland和may举行了婚礼,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直到多年以后有再见的机会,newland也再没有勇气见上ellen一面。此处电影缓缓回到帆船的那个经典情节,ellen优雅的背影宛若雕像般纹丝不动。真是看得人愁肠百结,肠子都隐隐作痛。
这其实不是一部应该带着三观去看的电影。里面ellen的外婆就很有智慧,先是觉得“newland你怎么当年没有和ellen在一起,你看上去像是有点品味的男人”,之后又是“ellen不离婚是最好的结局啦”。旁人轻描淡写的评论,当事人该有多么波澜,即使如此还得不失体面与微笑。may和newland,是达不到soulmate的境界,看他们对事物的看待是多么千差万别就知道了。然后步入婚姻殿堂之后也平平稳稳,只是newland一辈子都在怀念ellen吧,起码电影是这么讲的。
顺便说说may这个人物,我觉得是精彩至极,她的表现几乎是“女人如何守住你家男人”中的典范,天真无辜状又点到为止,高明。其实跳出道德或者世俗偏见来看,newland从一开始被ellen吸引,到最后没办法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都是因为软弱,是人天生就会有的弱点。影片再荡气回肠再凄美如虹再千转百回,说到头这样不伦理的爱就是weak的,本身也是软弱的。这也告诫了姑娘们不要喜欢weak的文艺男青年,除非你有may一般的强大无辜纯真老道。
末了。深情之处,最美的在于得不到。其实我很怀疑一个人会在见不到另一个人几十年的情况下依旧保持他忠诚的感情,人都是回头既忘的动物,转转身两年后就是一条好汉。不可否认电影是美的,重温那个年代的,男猪脚是迷人的声音具有磁场的,女猪脚是反叛的颇具吸引力的,连女配角都不仅仅是打酱油而影响了结局的走向,成功捍卫了自己的婚姻。而现实度呢,很难评价。只不过电影本身,就不是人生。
还是那句话,三观神马的,都忘了它吧。只记得那几个小时带给你的起伏和震撼就好。

Comments

算是读书心得吧

原帖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note/256788489/
偶像,共和国制度之下的罗马(迦太基战争前后),罗马都是很崇尚希腊文化的,罗马上层人士都精通希腊文化并且以讲希腊语为荣。关于制度,罗马并没有完全继承那一种希腊式的minzhu,我看的那本书也是这个观点。凯撒之后的罗马其实就是罗马帝国了,制度有所变化,不过目前还没看到那里。(凯撒她就写了三本书啊三本书)
变化带来的‘进化’,其实我是受某本书的影响,现在是觉得确实这么回事。欧洲这里有常年的相互碰撞和战争,反而促进了技术的革新。举一个例子,凯撒和高卢人打仗的时候,罗马技术在那一边是最先进的。等过了一场战役之后,下一场战役高卢人马上有了“山寨产品”。又比如迦太基战争后,罗马人学到了汉尼拔的战术,基本打遍地中海无对手了。后来,也是因为有很多屡次碰撞,工业革命才率先在欧洲萌芽。我天朝的历史其实我基本不懂什么,但我天朝感觉上是一个相对比较独立和排外的文明。
我个人更喜欢的溯源,是觉得哪怕今日欧洲,很多事情都和当年是一样的。人类历史其实2K年给我感觉并不是有多大的变化,而是轮回。很多事情都继承下来了,现在的那些律师剧里面的氛围,给我感觉就有一点像罗马的元老院会议。我天朝很多年来都没有这种东西,多少年来都是相对稳定的帝制,只不过是换了皇帝。你要一下子来畅想历史上没有的minzhu,没有传承又不熟悉的东西很难推广开来。这就是现状如此的原因。其实哪怕是呼吁minzhu,也是因为自1840年开始被打破的国门开始被迫接收其它各个洲的现状,势必倾向于选择强者作为想要“山寨”的对象。
另一方便,稳定的‘帝制’开始收到各方面的压力。比如通商,个人觉得现在天朝的商业做的十分牛逼,还有网购什么的真是甩欧洲N条街(跑题了不好意思- -)。第一,和世界的交流开始越来越多,这个世界的不同也逐渐被洗刷,开始越来越一致了。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帝制’提出怀疑,行事方式也会收到和其它文明交流后的影响。第二,等级在瓦解,因为人人都追求钱,看似混乱,但迟早会走上有序。在我看到有点类似于自我完善的过程。
至于战争是制度优劣的试金石,也许这点讲的不对。不过我的观点是随时update的,看书太少,想的也少,我一般是直觉觉得合理的东西就吸收了。写下这个还蛮有意思的,让我发现我对很多事情是出于隐隐约约的认识,逻辑上还没有办法完全解释直觉的走向。

Comments

你好,明天

当前的情景是:姐我燃烧着蜡烛,在屋里听着the smiths,在豆瓣上随手翻看着那些大龄非大龄文艺女青年的生活日记或者愤青影评。
昨晚看了伍迪艾伦的新片儿,《午夜巴黎》。虽然碎碎念着老头儿穿越了半天,还搬出海明威马蒂斯达利等众人来吓人,但还是喜欢那股子刻薄的知识分子劲头,用喜感的方式来自嘲,来嘲笑他人。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文学在姐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但是读书会让人呆头呆脑的,比如你看男猪脚一刻不停的说他的老师在饭店碰到乔伊斯,旁人只是一句无辜的:讲完啦?这就是故事?可以想像男猪在旁人眼里那一副曰夫子的样儿。可老头儿对他多好,不仅让他穿越回到他神往的golden age,还找了个迷人的妞儿爱上他。(我看着这美女都觉得口水。)甚至当他意识到没有golden age的存在时,还天赐美女陪他雨中漫步,真不愧是伍迪艾伦他老人家的终极YY。
唉巴黎。此刻我离巴黎很近,甚至还手握2月前往巴黎的火车票。可我甚至没有太多的期待。我到了有名的自由之都阿姆斯特丹,也没能让我心潮澎湃。也许从某一个特定的时刻开始,人的感知力都会下降,也难怪欧洲的优惠火车票都只卖给26岁以下的年轻人,多么令人伤感啊。
出国之后,一切安好。语言没有不适应,环境没有不适应,饮食也没有不适应。晚上隔着阳台还能看到星星。发现了很多令人着迷的小事物,拿来装饰的,吃的,煮咖啡的;虽然囊中羞涩还是搬运了一些回家。没办法,伤春悲秋嘛。男人(大多数)也许不会伤春悲秋,但女人一旦购物,就不会伤春悲秋了。
我的朋友们生活都在继续。某人(撒花!)拿到了博士学位,某人波澜不惊的过着婚后生活,某人喜得贵子,都令人高兴。我的生活当然也在继续,只是看着人们都在过正经日子,我却在国外为梦想也好,为爱情也好,为“读万卷书,读万里路”奔波,令光阴在课堂上,在超市中,在马路上飞逝,多少心里有那么一点儿慌张。你看,爱情,梦想或者名言,哪一个是可以拿来当饭吃的嘛。
这时为了安慰我的慌张,就可以把责任推给老爸啦。老爸是一直鼓励我到处走的,老爸也是鼓励我多念书的。你看,那人骨子里就继承了一种浪漫主义和小布尔乔亚情怀。虽然离开学校以后,变得很少读书。但那几本已经足够让一个人生出对实际生存之外的幻想啦!有时还会本末倒置,自以为活的潇洒自得。
想的乐观一点,也许老天会像伍迪艾伦对待男猪脚一样,赐给他美好的穿越和有文化的美女。我不需要美女也不需要帅哥,有李博士就足够了。也许上天会告诉我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吧,比如时间旅行的诀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着写着突然癫狂了。
不过既然一切都好,此处的生活还有一个亮点:每次骑车去学校,都会爬一个小坡坡再冲下去,总是全力加速,然后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冲下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的大晴天最喜欢的一种游戏:从最高的坡冲下去,偶尔摔得四仰八叉还哈哈大笑一样。最重要的是,这个情景还通常混合着晚饭即将到来的饭菜香味儿。当我们的肠胃得到满足,人生意义神马的都不重要了。
于是总结道:晚饭,吃了猪蹄虾仁蘑菇汤。

Comments (2)

真相

我20岁上下的时候,总觉得真相是没有办法被认清的.任何一个发言者,都有他自己特定的利益出发点,这在某一程度上保证了盲点始终存在.那些只鼓吹某一类媒体的人,其实和只相信官方思想政治的人一样的blind.

但那个时候,起码我还很相信我自己的判断力.

现在的我也不老,25岁上下.毕业了,工作了,心里的真诚没有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象牙塔”一般的幻灭.我开始热切的和大家一起庸庸碌碌了,听到流行歌曲以后也不会反胃了,觉得拥有’big fucking television’也不是一件坏事.生活不是非此即彼的嘛.

于是我过于沉浸现有的事实,早忘掉了无忧无虑的时光.

回过去看看,岁月是一种蒙蔽人心智,扼杀人创造力的东西.因为当愤怒蒙蔽我的双眼时,我失去了我一直以来唯一自信的判断力.

Comments (1)

宇宙中心五道口和突如其来的春天

送表弟去北京站,再折腾回来,一路上的感觉竟然是“凶险”。回到我们纷繁的宇宙中心五道口,心里反而踏实了。

你看,我们五道口有光合作用,即使我从来不在里面买书。你看,我们五道口有巴黎贝甜,即使我也很少在里面买面包。你再看,我们五道口有门口招贴画可爱的咖啡馆,莫名其妙难吃的火锅和满身香粉的棒子。偶尔一个帅的发指的帅锅走过去,也很少有人驻足观看。

我乘坐开往春天的驾校班车,这一站叫做“五道口”。这里有架得高高的城铁,还有地面上开着那种古老的绿皮火车的铁路。有些时候铁路的栏杆会慢慢的放下,放着让人想到80年代的广播,车和行人就慢慢被阻隔在道路的那一侧了。我加足马力,在那一瞬间奔跑过去,于是十分得意,连走路都不是直线了,却看见旁边的那个姑娘,高兴的都迈开踢腿式的八字了。

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晚。

于是我们看到光和影交错,树叶在斑驳间随着拂面的春风慢慢悠悠的晃荡。春风也拂在那两个傻姑娘的脸上,她们的脸上,挂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微笑。

Comments (4)

无法追忆的似水年华

命运,尤其是悲剧,总让我自以为充满了悲悯的情绪。

比如曹禺。年纪轻轻就写出惊世之作。还是逃不掉6、70年代的被损害、被侮辱。在他后来的所谓艺术生命中,并没有再留下佳作,我想这再理所当然不过了,因为现世不够有文学萌芽的温暖土壤。可身在其中的人,大概会感到痛苦吧。感慨才华容易流逝,感慨从辉煌跌入什么都不是的处境和感慨连追忆都没有办法的似水年华。

也不是没有乐观和倔强的人。比如黄永玉老先生,就会给曹禺写长长的信,批评他,又鼓励他。黄正在连载的《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充满了这个世纪没有的乐趣和平和。可惜我自己并没有充满这个世纪没有的乐趣和平和,所以我只看了一次的连载,着实被惊艳了一把以后就再也看不进去。

我想大概是因为对事实的认知并不够,我还是对20世纪的2、30年代充满了好感。那个时候有多少现在提起来还响当当的人物嘛。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