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是这样的

当夜色降临

我站在台阶上倾听

星星蜂拥在花园里

而我站在黑暗中

听,一颗星星落地的作响!

你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

我的花园里到处是星星的碎片

————————————[芬兰] 索德格朗(Edith Sodergran)

我住的小房子里的夜晚,有一颗藤蔓悄悄的爬上窗户,每根枝桠的尽头长得都是不同的东西,有面包,巧克力,圣诞系列糖果,著名摇滚乐歌手的签名CD,毛茸茸的耳套,还有一朵花。

那一朵花是最拼命想要挤进我的窗户的。我若摘了它,就可以飞到另一个世界,有另一个黑夜和漫天的星星,窗外有洁白的积雪和奶油味道的雪人。

但是我才不要摘下它。每到了夜里,摇滚乐自己播放出来了,枝桠跟着节奏,整个身体都要弯成了S型。

我抱着最大最甜的一颗面包,它一直冲向星空,撞碎了好多星星,地上有好多碎片。

与此同时,地上的那只蛤蟆,开始迷上了划船,后来迷上了马车,最近又开始开汽车,他撞碎了一辆汽车又一辆汽车,一直撞到倾家荡产,人还被抓进监狱里。

可他才不要回头呢。

我的怀里揣着蛤蟆先生的头像,完成那一个飞行的愿望。即使白天一切回归平静,飞翔的痕迹会随着时间消失。

蛤蟆先生的头像也永远闪着熠熠的光辉。

Comments (3)

骨折日记之老妈

骨折了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可以名正言顺的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1. 明星

和老妈看篮球,中国队VS“美国明星队”。我随便指着一个黑哥们儿

——这是谁

答曰:明星

过了一会儿我又单脚晃出去一趟,随手又指了一个黑哥们儿

——这是谁

答曰:明星

2. 比赛

国奥,中国打日本,足(四川话念jio)球

跟老妈一起抱怨揭幕战为啥非要安排一个给人添堵的比赛。得出两个不同的制胜方案

老妈的:观众上场,以人数优势使对方老眼昏花

我的:买通对方直接进两个乌龙。虽然,事后看来,两个乌龙还不太够……

明明是的我的比较有实用价值嘛,虽然老妈的方案看上去更艺术……

Comments (6)

一夜秋来

从广州回来已经超过了一个星期,可闷热和湿乎乎的空气好像一直不肯离我远去,于是身下的干和冷让人生出时空错落的恍惚感觉。又也许这种恍惚的感觉其实来自于一些重要的人物不知不觉就不在身边了,我需要时间慢慢去消化。

每当有任务在身又犯拖延症时,我就变得无比文艺。比如今天我在煮了两顿饭的间隙花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看完了一篇叫做《另一座城》的纠结小说,或者说,好吧,我在看小说的间隙做了两顿饭以助消化。绿色的壶中泡着不以为然的绿茶,什么时候我开始喝茶了?又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把做饭当成了放假的标志?从仔细清洗和切掉原料,到下锅,到吃,到洗碗擦桌子扫地,对于不常做家务的人来说,这些似乎变成了存在一个真实的原理。

《另一座城》归纳起来简单俗套有些好笑。我就是这么刻薄的评论和我相守一整天的小说的。前半部分是一个女人拖着三个孩子在挣扎着挽救一段注定失败的婚姻,后半部分是女人得知自己败给了一个男人,自己的老公居然是gay,她洗心革面加上一些缘分开始在上海经历开餐馆和酒吧的事业。小说告诉了我们,西方男人在上海很容易找到女朋友这个真理的同时,也表现了一个女人情绪和心理上的点点滴滴,总总总总让我感到,这是一个女作家写的。

我一直想在我的blog上更新一篇关于时光的伤春悲秋的文字,然而我的生活过得毫无变化,那个自由渴望新鲜的我正在离我远去,变成一个臃肿向生活低头的我。你看,连头发都被剪成了大妈头,这件事情除了告诉我们不要在心血来潮的时候去剪头发意外,还无比深刻的教育了我们,必要的时刻是要对命运屈服的。所以我开开心心的研制土豆烧排骨,在土豆下锅后搓着手守在厨房,还激动的拖了一次地。后来在乘起脸盆大的一碗秘制土豆排骨时,我除了觉得它卖相略有点不雅和卡路里略有点高(转瞬即逝的),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将食物下肚了,于是身心都满足了。

北京已经冷到了钻被窝的时刻,这让我无不神往下一次的广东之旅。我甚至在住宾馆的时候都能产生理性的职业般挑剔,从房间面积,陈设到服务质量和早餐。而生活在不停向前的时刻,也让我们感叹那些逝去的东西。比如在我最好的朋友们恋爱以后我也恋爱了,又比如我最好的朋友离开北京以后我恋爱的对象也离开了北京。再比如从工作以后我就不知道我的理想到底在哪里了。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对于文字和音乐有着泛泛的兴趣,然而我也只是在拖延症的时候文艺一下,并且两三个月给吉他调一次音。

这个世界上一共有三个女人。一个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情,工作结婚养育后代,在日常琐碎中温情脉脉,轻松又游刃有余。一个用更多的时间去追求另外的事业,想要学画、组乐队、环游世界、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动物。还有一个只是在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无意识中游走,好吧第三个其实被困在盗梦空间里面了。庸庸碌碌呀庸庸碌碌,转来转去才发现要把日常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竟然也需要非一般的悟性和豁达。转来转去也才发现其实人人都会选择同样一条正常的道路,毕竟现实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情。

我的好朋友闺蜜在离开北京电话不再免费的时候便没有那么经常通电话了,两个单身的刻薄女人凑在一起的时光也一去不复返。朋友之间大概就是这样,在面对离去时默默祝福对方,最好能感同身受的理解对方的选择,在对方需要你的时候给一个最善意的大大拥抱。

8月份是离别高发季节。过了8月份,9月份就秋凉了。离别的时候人们的心里会生出很多别样情绪,比如你将以后不再睡在某一张床上,不再需要某一样东西,需要打包来整理过去。我最痛恨搬家,因为我好像比较懒得改变现状,懒得对衣服和书进行重新的布局。经历了本科毕业的离别,硕士毕业的离别与其说有寡淡的不舍,不如说等不及要扑向赚钱的怀抱了。以至于后来我沉浸于自身的伤春悲秋,也有一部分是反应迟钝造成的情感堆积,反而没有时间好好去感同身受一下李小D同学博士毕业的感怀了。印象中是跟着他去吃了一顿又一顿的饭,喝了一顿又一顿的酒。在一片热闹和乙醇味儿中的夜晚,我竟然无丝毫的游离,有那些专注和真挚的情感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是滴距离06年本科毕业已经4年了,我好像稍微有点唏嘘。有些人一面对新的事情就无比积极的开展新一轮的settle down,有些人好像整天就喜欢胡思乱想喜欢浸淫在过去或者漫无边际的思考或者梦想中去。有些人很现实,有些人很浪漫不愿意接受现实。然则我们都顺着相同的轨迹走下来了,走得还有滋有味的,很多习惯在不经意间就改变了,你甚至无暇顾及那些变化。

起码,我现在还有絮絮叨叨的精神在。

Comments (5)

写给地铁

很多人都不知道,地铁里面是开满鲜花的。我在得到了温暖,失去了自由又再次嗅到自由气息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地铁是很多座很多座的小房子,带着咕噜噜的轮子,突突突前行。

地铁是地下版的火车,窗外的万家灯火和滴滴答答的雨其实混杂了出走、离开与思念的复杂情绪。

地铁到了四号线动物园站,猴子、树袋熊和鳄鱼都排队上来,都揣了一颗突突突惴惴不安又好奇的内心。

地铁充满与鲜花气息合拍的艳遇,你只要放弃你无聊并且疲惫的眼神,送出一个嘴巴翘起来的笑容,当然也可能会被当作脑子进水鄙视或者漠视。

地铁有的时候破土而出,变成了城铁。

地铁的换乘,有时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还没有走到你想去的二号线,可能因为四号线比较近,就先换了四号线。

当然那也许是因为你的内心想碰见猴子、树袋熊和鳄鱼

谁说不是呢?

在地铁里面,最适合书写一个眼神坚定而疼痛的“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狗血剧情。

在地铁里面,最适合批判其他乘客眼神冷漠,还可以升华到城市的冷漠。

在地铁里面,有的流浪艺人唱歌很好听却没有人捧场,有的流浪艺人长得很帅就有小姑娘搭讪。

最好玩的是,地铁会坐反,坐反了以后可以跳下来坐回去。

更好玩的是,知道别人地铁坐反。

地铁是这个城市最广阔,最有包容性,最能看清楚芸芸众生,最能看清楚你自己,最适合用来YY剧情的地点。

也许在你脑子浮想联翩的同时,上来一个金发流浪艺人,所有人都跟着转圈圈起舞了,脚底和地板碰撞发出塌塌塌的声音。

也许在你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树袋熊和你打了一个招呼,你惊得下巴和手机一起掉在地上。

最重要的是,地铁只要两块钱。

Comments (6)

当我们在五道口地摊扫货的时候,男人们在谈论着什么

五道口地摊品种丰富,紧跟潮流,价格合理,颜色鲜艳,交通方便,是我的大爱。从这头走到那头,光是看看各种新鲜的玩意儿,嘴角都要不由自主往上翘。

跟博士及一干人吃饭,一色的雄性,饭桌上居然大谈是非八卦,我大惊,原来男人们也是会谈论这种玩意儿的。本以为国家大事、军事战略、足球篮球历史文化才是这些人永恒的话题,转头来卸下包袱,轻松温和的家长里短也是这些人整天谈论的事情,觉得八卦和好笑的同时也莫名其妙有了一丝温情脉脉的错觉。

闺蜜擅长观察人,形容人,被我称之为“刻薄”。然而即便是刻薄,伊也是站在某一个高度谈论着有些共性的事情,加之我们两人都有些诡异的喜感,常常在一片惨淡里面找到一个笑点,呲牙裂嘴身体语言,小嘴biabiabia厉害得不得了,又好笑得不得了。

博士则在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对我插播,楼下的猫生了三只小猫,大猫带队带着三只小猫正在巡逻呢。自以为很大男子的博士在谈论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更接近一个眼神纯净的大孩子。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大概就是这些琐碎的温情联系起来的吧。

Comments (1)

一个关于酒店的冷笑话

同事到了,很欢乐的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们lobby见!

我很欢乐的跑去前台问小正太

——你们滴lobby是哪一个厅哇?

小正太一脸严肃的思考了一下

没有想出来

然后一脸严肃的查了一下金山词霸

告诉我

——lobby是大厅

Comment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