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why四月月报——孤岛明灯

夜里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扑面而来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潮湿而微咸的空气。已经几个月了吧,或者一年了。海上的航行生活很难让人感觉到时间的存在,除了每日交替的晨曦和落日。眼前却突然有一丝亮光。

越来越近了。一座小岛,一盏灯塔。下船着陆,仍然没有发现一个人。走进灯塔,狂风和暴雨似乎在一时之间席卷整个岛。只能随手翻翻,居然发现一些发黄的手稿,漂亮的印着:

萱園嫁妝(董橋)

1. 吵闹声从门边传来,隐隐有天籁之音

——你难道不知道宅男的烦恼吗?你们,抱怨首都机场新T3航站楼的破相片,抱怨德国人完全不把女生当女生看,彻底地平等。

——偶的人生第一次来到北京以北的地方,辽宁。这可是我第一次出关。所以能往返于不同国度的人,能在异邦生活的人,你们不懂!

——现在痛苦得想刮一下胡子都不行。这就是所谓异邦的生活。

——北京这个拥挤的地方,到手的房子,被人抢了。为了房子,我都快成祥林嫂了。

那个戴着眼镜捧着一本厚书的名叫ASIAPAN,一看既是宅男模样。紧挨着他的男士正在有模有样的订计划书,喃喃着吐出减肥跑步计划;多看一本书计划;早餐什么的字眼。一旁脸颊尖尖,一看就很聪明的女孩子不得不制止他一下。她就是传说中的彩虹博士,转过头去,开始和geohis讨论男女平等问题。

——一个故事应从不同角度反复阅读。你们喜欢固守原地,还是走遍世界,请不要太在意。

发话的是角落中的姑娘cress。不要质疑我为什么知道他们都是谁。作为讲故事的人,我有这个权利。

隐隐有天籁之音从门缝中流出。

2. 搭讪不如讲冷笑话

我是在讲一个故事,你们不相信我在讲一个故事吗?

那么,好歹相信我一次,我是一个船员,给大家讲一个有开头,有结局,没有剧情也没有人物的故事。我提到的名字都是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所有人有一个共同的名称“唧哦歪”。”唧哦歪”意义何在?有人说,其实是SEO。你看,入伙没几天,pr就涨到1了。

还是回过头来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吧。

话说ASIAPAN伴着墙壁上的壁虎捧着一本书摇头晃脑并曰:一日无书百岁殇时,旁边那位没有刮胡子的先生总是试图用政治话题去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谈及抵制法国货,show出拍到的示威照片,又提醒争吵和示威中都要注意素质。他的谈吐时而高亢,时而舒缓,激动时会讲”为什么我能够容下他们,而他们容不下我呢?”,末了又低低用类似耳语的音调说出——你放心,共产主义最终是会灭亡的。亚洲的平底锅左手端着《书脉》,右手拈起《约翰逊传》,时不时回应着他,心里想得更多的是那本未曾得到的《知堂回想录》,也不知道董桥或者本尼迪克特会不会在他此刻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Geohis显然有些困,她翻出《魔女的条件》,和rainbow一起津津有味的看起来。Cress则四顾左右,开始寻找搭讪对象。终于,一个看起来就很能吃的男子匆匆进入屋内,围坐在温暖的火炉旁,却以一副跟谁都可以拼命的架势,热烈的加入了关于家乐福的讨论。娇小的cress不得不避让三舍。

还好,小明骑士带着一只没有动力即将死掉的刺猬走进来,据说这只刺猬还有个英文名叫hedgehog。一说话就会脸红的小白cress不知从哪里积攒了勇气,硬生生唱了一首叫做赞BNU不动产之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小白很紧张,但她终于没忍住对刺猬的发问:

同学,你的鞋带掉了。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刺猬光秃秃的脚丫子。没有预兆的,冷笑话大战开始。

这是一场毫无意义又伟大得可以划时代的大战,其详细过程不必描述,因为在以下地址,大家可以免费快速高清晰观看:

诺贝尔奖奖金挺多的

哇,他们通过这些途径来到我的blog!好神奇呀!

论没有中国移动我们怎么办

反义词大王王小帅

不知道是不是失恋日记

春梦无痕

坦克大战不怕SL

他们都很短。这个不是冷笑话,是我作为讲故事的人为了体现优越感偶尔来一次的评价。

3. 反正贴图不费劲

你唯一不用质疑的,就是我这个故事的荒诞性。一个胡子长的总是挂在桅杆上的老船长曾经对我说。荒诞,才是他妈的真谛。在我少不更事时,一直听成了”荒蛋”,以为是他妈妈在荒原中捡到的鸡蛋,很香。等到我追忆起这位比陀思妥耶夫斯基更像哲学家的老先生时,已经只能是”追忆”了。他的胡子,已经永久的挂在了桅杆上。失去了胡子,他就失去了——

智慧。

没有桅杆,船就没有方向。就像没有冷笑话,geowhy就失去了核心。没有贴图,geowhy就没有了灵魂。

在某个正太大讲email礼仪的时候,小明适时的贴出了他们家扑扑的艳照,可谓艳光四射光芒万丈。带着一脸谦和笑容的骑士放出了那些AC MILAN主题公园的艳照,刺猬显然是不甘示弱的,不仅放出自个儿的侧面照,还放出了一位不知名的侧面照

Rainbow其实是贴图的始作俑者,当大家都被”艳照”这样的字眼吸引过后又觉索然无味时,她的情迷意大利系列获得了高度关注和一致好评。Lain(懒)同学则是贴图的忠实簇拥者,哪怕在大眼妹声称状态不好的时候,也要趁机合照,并用她那台据说有些贵的相机记录下了窗户澄澄映着空天,双颊下陷阴影丛生,抬头姿势凝固成传说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老照片和今天过得有点two这样浅显的题目,更是不在话下。

贴图有意思吗?刺猬有云,不如看will&grace,或者葡萄的话剧也行。可他在评论后面,还是附了照片。

荒诞不?

其实一点也不。尤其是rainbow小朋友宣布了今天是她生日这个喜讯后,所有人都围拢过来,准备吃味道超好的方便面下培根。

一切死亡,伤感,失眠也都不重要了。

因为生活总是让你惊讶。

4. 闯入,吃

我想,乘风破浪徐有时。我也会讲冷笑话,又不是不能贴图,还具有吃的能力。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讲这个故事呢?

我也是故事中的一员。

我端出草莓酸奶。在方便面下培根后它显得简单又营养。一时之间,故事中还没有出现过的tsingsu27Yi好多年以前的苔藓都跑出来了,并纷纷鄙视那个看起来很能吃的人。原来那张华丽丽的侧面照,就是tsing呀。

我说,我也要geowhy。我想要在孤岛明灯下隐居。可他们把我关在小黑屋里(这里上个月关过su27),并恶狠狠甩出一句话:

不写出四月月报,别想出来!

——故事到了这里就算结束了。它告诉我们,不要轻易和故事中的人对话。

不管别人把blog当flickr还是twitter用,或者完全不用,那只是一个——梦。

13 Comments »

  1. su27 said,

    May 25, 2008 at 2:31 pm

    终于出来了!抢个沙发先!

  2. asiapan said,

    May 25, 2008 at 4:40 pm

    感觉很碎片,绝对是后现代故事

  3. tsing said,

    May 25, 2008 at 5:14 pm

    geowhy月报里面终于出现我的身影了,感谢感谢

  4. 烽兄 said,

    May 25, 2008 at 5:50 pm

    现在的月报越写越长,越写越难写了
    我当初主动要求似乎很有先见之明。

  5. cress said,

    May 25, 2008 at 7:45 pm

    唐的叙事线索是我重要的崇拜对象

  6. darktemplar said,

    May 26, 2008 at 12:09 am

    当初我以为葡萄是中文系的呢 看吧看吧
    hghg同学又是“洗白”的对象
    另:我在米兰公园不是艳照啊。。。

  7. 烽兄 said,

    May 26, 2008 at 4:31 am

    又看了一遍
    完了,糖糖,太崇拜你了

  8. 小心面很烫 said,

    May 26, 2008 at 6:31 pm

    帅气!下次可以排演一下

  9. hghg said,

    May 27, 2008 at 11:20 am

    我会报复的。
    我要求写5月月报,望组织批准!

  10. darktemplar said,

    May 27, 2008 at 11:21 pm

    哇居然有人自己申请!

  11. hedgehog said,

    May 27, 2008 at 11:31 pm

    组织答应你了

  12. 草草 said,

    May 29, 2008 at 12:08 am

    我老了……
    可是要求靠谱我觉得并不过分

  13. putaotang said,

    May 29, 2008 at 4:11 pm

    写个月报被人崇拜的感觉真好呀~~~

    那些自称老了的人呢,一律拖出去,关小黑屋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TrackBack URL

Leave a Comment